首頁 > 新聞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冰雪產業規模沖向萬億級:資本熱情高漲,消費市場如何跟上

第一財經 2021-01-19 21:26:13

作者:金葉子    責編:黃賓

2020年,我國已新增超過1000家冰雪運動相關企業。

進入臘月,多地迎來了降雪,滑雪愛好者們也迎來了一年一度的狂歡。

剛從張家口崇禮云頂滑雪場回上海的白領陳怡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加上雪具租賃以及機酒,三天共花費了三千多元。這比她以前去瑞士采爾馬特和法國滑雪劃算不少。另外由于崇禮的設備和服務都不錯,以后她還準備繼續去崇禮。

距離冬奧會還剩300多天,像陳怡這樣的滑雪愛好者,人數也正持續上漲。數據顯示,我國已有約6700家冰雪運動相關企業。另據《冰雪運動發展規劃(2016-2025年)》,到2020年,我國冰雪產業總規模達到6000億元,2025年達到10000億元。

雖然冰雪產業的規模在持續擴大,但專家提醒,資本投入應保持理性,要注意產業中長期的可持續發展。

中國未來研究會旅游分會副會長劉思敏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冰雪運動屬于消費升級,而且消費門檻高。目前來看,一個行業入局者眾多就容易讓藍海變為紅海。“更需要關注這個產業的長期可持續發展,并讓市場自身去驅動。”

圖為滑雪愛好者在張家口崇禮云頂滑雪公園滑雪 新華社圖

相關企業總量持續上漲

“十三五”時期,中國針對冰雪產業密集出臺了一系列規劃,每年開展超過3000場群眾性冰雪活動。目前,我國參與冰雪運動人口的占比已超過15%。

中國旅游研究院戰略所發布的《中國冰雪旅游發展報告2021》顯示,2020年到2021年冰雪季,我國冰雪旅游將達到2.3億人次,收入預計將超過3900億元。

2015年7月,北京獲得2022年冬奧會舉辦權。第一財經記者從天眼查專業版查詢獲悉,同年的冰雪運動相關企業年度注冊增速達到了歷史峰值(全部企業狀態),為24.4%。此后的幾年,冰雪運動相關企業總量仍呈上漲態勢。以工商登記為準,2020年我國已新增超過1000家冰雪運動相關企業。

而從總量來看,根據天眼查專業版數據,目前,我國已有約6700家企業狀態為在業、存續、遷入、遷出,且企業名稱或經營范圍含“滑雪、滑冰、冰球、冰壺、冰雪運動、雪上運動、冰上運動”的冰雪運動相關企業。其中有限責任公司占比超過70%。注冊資本方面,32%的相關企業注冊資本為100萬元以內,29%的相關企業注冊資本在1000萬元以上。

從省份分布上看,河北省擁有的冰雪運動相關企業數量最多,超過800家;黑龍江、廣東和吉林三省的冰雪運動相關企業也均超過了500家。在城市分布上,冰雪運動相關企業注冊數量最多的城市為哈爾濱,有450多家;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城市為北京和張家口,均有300余家相關企業。

借著冰雪產業熱,多地也出臺了相應扶持政策。

早在2019年11月,黑龍江省文化和旅游廳等六部門就聯合出臺了《關于進一步加快冬季旅游發展的指導意見》,重點圍繞“一城四線”冰雪旅游布局,以求盡快把黑龍江省發展成為全國冰雪旅游首選目的地。

去年9月,黑龍江省體育局又與中國銀行黑龍江省分行簽署了《關于支持冰雪產業發展的戰略合作協議》。根據協議,“十四五”期間,黑龍江省中行將提供總額不少于100億元的意向性金融支持,支持冰雪產業領域重點項目建設。

同樣在2019年,遼寧省出臺《關于推進遼寧省冰雪經濟發展的實施方案》,提出到2025年,遼寧省要初步建成以冰雪體育休閑旅游產業為核心的冰雪全產業鏈條。

去年年中,遼寧省又發布了《關于加快推進冰雪運動發展的實施意見》,包括七個部分共20條具體內容。文件以2022年北京冬奧會為切入點,不僅涵蓋了冰雪運動所包含的競技冰雪、群眾冰雪、青少年冰雪、冰雪產業、冰雪設施建設等領域,而且從政策設計和貫徹落實兩個層面提出了明確目標、各項任務和具體要求。

去年6月,河北省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全民健身和體育消費推動體育產業高質量發展的實施意見》,提出河北省將推動冰雪運動和冰雪產業在張家口落地生根,到2022年輻射帶動全省冰雪產業總規模達到1200億元。

《中國冰雪產業發展研究報告》顯示,2022年中國冰雪運動產值將達到8000億元,2025年將達到1萬億元,占整個中國體育總產值的1/5。

投資熱度與市場是否匹配

提到滑雪,資深愛好者往往會先想到瑞士圣莫尼茨、采爾馬特,日本北海道等地區。其中,北海道札幌在1972年札幌冬奧會舉行之前,冰雪運動也并未像如今這樣負有盛名。當年的札幌冬奧會,也是第一次在歐美以外舉辦的冬奧會。

疫情前在瑞士采爾馬特滑雪的游客 攝影/金葉子

“1972年,時值日本經濟高速增長期的尾端,札幌所在的北海道,旅游業依然以傳統的方式運行,冬奧會的舉辦,將冰雪旅游帶入日本國民的視野,將北海道帶到世界旅游的舞臺,此后近50年,札幌冬奧會種下的高質量旅游種子不斷生根發芽,北海道旅游的結構和面貌得以重塑,在亞洲形成了一個世界級的旅游目的地。”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旅游與休閑研究室副研究員金準撰文表示。

旅游愛好者林晗在2019年初打卡了北海道的星野度假村,由于是一站式運營,除了滑雪場、高爾夫球場外還有山頂云海咖啡廳、ice village、安藤忠雄的水之教堂、森林餐廳等多個網紅景點。

“因為有長輩一起去,所以選擇這種包干制的度假村比較方便。”據林晗回憶,酒店是提前半年預訂的,因為是元旦旺季(日本的新年),四個人兩個標間,住宿費每晚將近四千元,包含了滑雪纜車、早餐和兩三個景點等費用,而租賃雪具和請教練需要另外收費。“一下午(約三小時)雪具租賃、學費大概花費了2000多元。”

星野Tomamu度假村 來源:星野集團

溫州大學教授、知名體育學者易劍東告訴記者,奧運會的一個很重要的理念,就是通過競技體育帶動大眾體育。大型賽事不僅能帶動區域協同發展,還能帶動大眾服務體系的提升。

同時,易劍東表示:“我們國家的體育,冬季項目明顯滯后于夏季項目。提倡冰雪運動,不只可以提升老百姓積極生活的態度,融入大自然,而且能夠讓中國體育均衡發展。”

為推動冰雪運動普及,中國實施了“南展西擴東進”戰略,讓冰雪項目從北方走向各地。五年間,全國標準滑冰場館數量從157家增加到388家,滑雪場總數從568座增加到770座。

陳怡告訴記者,因為疫情的原因,今年選擇在國內滑雪,也是因為冬奧會的關系,選擇了名氣大一點的崇禮滑雪場。“和瑞士、法國的雪場比,崇禮這邊的滑雪場設備都挺新的,服務也挺好,唯一遺憾的是雪的質地有點硬,摔上去有點疼。”她說,一天的雪具租賃在200~400元,加上酒店和機票,玩了三天大概花費3000元。

像陳怡這樣選擇在國內滑雪的年輕白領不在少數。從香港回內地度假的趙瑜上周剛去了吉林北大壺滑雪場打卡,接著又去了北京密云滑雪場。

“我是去年開始接觸滑雪的,今年已經滑了兩次。吉林北大壺是Club Med(法國獨家品牌)運營的,一共住了四個晚上,除了滑雪費用另算,其他都是一價全包的。”趙瑜說,提前幾個月預訂的套餐,一個人花費五六千,相比北京密云的南山滑雪場,還是要貴一些的,但北大壺的器材和教練更好一些。

不過,不管是中度愛好者陳怡,還是滑雪新手趙瑜,都表示身邊愛好以及有空滑雪的朋友都太少了,“不足5%”。

專家表示,結合國外走過的發展路徑以及我國的經濟水平、體育觀念和消費水平等,我們的冰雪產業發展還需要一定時間。

“我們上世紀90年代才開始有雪上運動,冰上運動稍早一些,但實際上也就大約30年的歷史,所以相比有著百年歷史的歐美,還沒有形成很大的規模。”易劍東說,我國雪場的運營模式眾多,不管是休閑度假村還是室內滑雪場,基本上國外有的模式目前都有。不過相比這些,更重要的是要關注城市整體經濟發展水平、產業服務水平、居民恩格爾系數、人均GDP等。“因為雪上運動除了有較大的技術難度和風險性,也是高消費項目。”

產業規模的擴大,也伴隨著風險。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我國有15%的冰雪運動相關企業曾出現過經營異常,4%的相關企業受到過行政處罰,0.6%的相關企業曾有嚴重違法行為。

劉思敏認為,目前冰雪產業的投資可能處于高歌猛進,不過真正的市場并非擁有和投資熱度相同的水平。“冰雪運動這個門檻很高, 之所以把它稱為‘白色鴉片’,就是因為這種運動容易上癮,不只需要有足夠的消費時間,還要消費能力、消費技能(技術、體力)。”

疫情前的瑞士滑雪小鎮采爾馬特 攝影/金葉子

易劍東建議,后續發展還是要提高冰雪產業的支持條件和服務體系,要立足包括基層人員、規律、現實條件和國際社會共識四個方面。“以行業共識為例,雪場并不是越多越好,不能拿數量指標作為行業發展標志。”

第一財經廣告合作,請點擊這里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广东11选5每期推荐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