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商業人文
  • 影視內容與投資趨勢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深陷海外代孕棄養風波,“瘋癲”鄭爽何以成為娛樂圈頂流

第一財經 2021-01-19 21:27:00 聽新聞

作者:葛怡婷    責編:李剛

“人最終要為自己的行為承擔后果。”汪海林說。實際上,在那一段被曝光的錄音中,鄭爽也在混亂之中說過類似的話,“我們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任。”

鄭爽的“瘋”并不是一天兩天,以至于“代孕”而后“棄養”的丑聞爆出,吃瓜群眾在震驚的同時覺得,這是她的風格。

因行事乖張,時常情緒失控,鄭爽的代稱之一是“瘋爽”。她是一個活在熱搜榜單上的女明星。今年1月,她已兩度驚爆熱搜,刷新了普通人對明星生活的認知。

1月8日,她主動曬出豪宅稱自己要開始“獨居生活”,隨后被眼尖的網友扒出豪宅所在地為上海老西門地鐵站附近的高端樓盤復興瓏御,建筑面積630平方米,市場價值高達1.5億元。第二次便是這次轟動全網的代孕事件。1月18日午后,鄭爽前男友張恒發布微博,透露有“兩個年幼無辜的小生命”存在,他隨后向娛樂媒體提供了鄭爽“代孕”和“棄養”的證據,引發輿論軒然大波。如果將兩件事聯系在一起,或許更加耐人尋味。在被曝光的一段關于代孕事件的錄音中,鄭爽父親的第一句話便是“養不起”,話語中透露出的對生命的漠視令人震驚。

12年前,鄭爽憑借《一起來看流星雨》走進娛樂圈,但在此后,她并沒有留下更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影視作品。取而代之的是,整容、幾段轟動的戀愛、真人秀上的驚人言論、直播帶貨時的情緒失控、曬豪宅……她一次次以令人跌破眼鏡的方式登上熱搜,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品牌合作、商業代言,更多的綜藝邀約、片約,就連鄭爽都在節目中大方承認:“每次一上熱搜,片酬就會漲。”

“她始終沒有長大,”在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曾經與鄭爽合作《一起來看流星雨》的編劇汪海林如此形容這位處于風口浪尖的女明星,“在娛樂圈,在成為這樣一個超級明星之后,她的任性、不成熟、幼稚和頑劣的部分被進一步放大了。這和她目前的處境是有關系的,環境在鼓勵她為所欲為。”

清純小白花

鄭爽并不是出道就“瘋”的。2009年,年僅18歲的鄭爽是北京電影學院07級表演系本科班年齡最小的學生,她被選中飾演言情偶像劇《一起來看流星雨》中的女主角楚雨蕁,該劇在播出時以平均收視率破2、最高收視率破3、收視份額8.85%的成績占據了全國同時段電視劇收視第一的位置。

汪海林回憶當時劇組挑中鄭爽,是因為看到她“和別的小孩不太一樣”,“她比較有她的個性,表達沒有什么顧忌,很多情況下,她怎么想,就怎么說。”盡管當時的鄭爽演技生澀,但其自然甜美的形象為影視劇增添了一抹清新之風,自此,她也成為清純小白花的代言人,這一形象特質一直延續到后來的《寂寞空庭春欲晚》和《微微一笑很傾城》。從演技層面來看,過去這么多年,鄭爽并沒有突破固有的框架,只是在過去的形象中兜兜轉轉。

在汪海林看來,也許鄭爽進入這個行當就是一個錯誤。“她是那種本色型演員,只能演她自己。她不是那種能夠塑造很多不同角色的演員,她的能力做不到。”在他看來,更重要的是,鄭爽的性格不適合合作,“她不是一個有合作精神的人,需要合作的職業都不是很適合她,所以她也會很痛苦。”

鄭爽的“不合作”也引發過幾次較大的爭議。在錄制《演員的誕生》時,她在排練時不配合,突然自閉,演出時多次“笑場”,讓演對手戲的任嘉倫束手無策。在看完那段令人啼笑皆非的表演之后,章子怡痛批鄭爽演戲沒有“信念感”,甚至一怒之下將劉燁的鞋子扔了出去。從那段幾分鐘的表演中也能看到,鄭爽的演技不僅不投入,與入行之初相比也并無長進,還是咬嘴唇、瞪眼睛等程式化的動作。另一次“不合作”發生在去年8月,在與快手合作的直播中,她突然情緒失控,表示自己不喜歡這樣的賣貨方式:“這是我的直播間,我不希望別人進來。”

在汪海林看來,作為藝人的鄭爽,有幾個關卡一直沒能過:“基本的職業教育,包括職業準則、職業道德、職業規范,這些方面她缺失得比較厲害。另一個方面,成長的教育、社會性的教育也不夠,這兩塊(她)都是稀缺的,而且是比較突出的弱點,但是明星的光環太大了,掩蓋了這些弱點。”

熱搜女王

根據CBNData星數發布的《2020年度明星消費影響力報告》,在微博熱搜次數TOP10榜單上,鄭爽以98條超越了楊冪、張雨綺、虞書欣、李宇春位列女明星第一。騰訊娛樂白皮書顯示,在2020女明星影響力TOP10榜單上,鄭爽僅次于楊冪、迪麗熱巴、趙麗穎、楊紫,位列第五。

將她推上熱搜寶座的,并不是她的作品,而是一次次令人驚掉下巴的表現,而這些表現,被其粉絲稱為“真性情”。當年清純甜美的小白花,轉眼已近而立之年,但其行事風格并沒有隨著年齡增長而變得成熟,反而顯得越發乖戾,常有驚人之舉。在控評嚴重、將藝人保護得如同假人一般的娛樂圈,鄭爽反而成為特立獨行的存在,市場配合她的瘋狂,給她提供持續不斷的資源和名聲。“她成為一個風格獨特的藝人,大家看到的只有鄭爽一個這種風格的藝人,因此她顯得比較突出,有熱度。”汪海林說。

比起出演影視劇,鄭爽的個性更容易在綜藝真人秀中出彩,鄭爽的口無遮攔、瘋瘋癲癲、“爽言爽語”一再成為節目中的爆點,為節目提供流量、推高收視。面對其他明星避之不及的話題,比如戀情、整容,她都無所畏懼,大方承認。鄭爽與張翰、胡彥斌、張恒的三段戀愛,每一次都掀起娛樂圈的腥風血雨,生成各式各樣的熱搜標簽,直至這一次,掀起十級風浪。

綜藝真人秀成了鄭爽的主戰場,2020年,她參與錄制的綜藝達十余檔。面對如此繁忙的檔期,對于鄭爽來說,“代孕”也許是權衡利弊之后的選擇。然而,當鄭爽再次貢獻了一個微博熱搜話題,與她合作的品牌恐怕都處在崩潰邊緣。在此之前,鄭爽被認為具有相當高的商業價值和市場號召力,代言品牌包括但不限于:PRADA、腕表品牌Lola Rose、稚優泉彩妝等。丑聞一經曝光,PRADA股價暴跌,第二天,PRADA宣布與鄭爽終止合作關系。

此外,一些投入不菲的劇集也可能因此被雪藏,其中包括與吳秀波合作的《江淮依舊》、與韓國明星李鐘碩合作的《翡翠戀人》、與佟大為合作的《絕密者》,以及與侯明昊合作的《只問今生戀滄溟》,在這些劇集中,鄭爽都是女主角。

代孕糾紛

鄭爽選擇代孕,在過去的綜藝節目中有跡可循。在《讓生活好看》中,當被問及是否喜歡小朋友時,鄭爽笑言自己“規劃得挺清晰”,她透露說,因為從事演藝行業,不規律的生活習慣造成了自己身體紊亂,“國外有不管是凍卵,還是……會有這樣的計劃,這件事情在三十歲之前做。”鄭爽的確說到做到了。

代孕事件曝光后,1月19日下午,鄭爽首次作出回應,稱這是讓她非常傷心和私密的事情。“中美兩國的律師團隊從前年開始就未放棄過維護我和我家人的合法權益,也沒有放棄過與對方溝通調解。但在中國的法律程序中,我們屢屢拒絕以曝光隱私的勒索。在美國的法律程序中,我也率先維權。”大概意思即有三點:沒有違法;對方以隱私要挾勒索;之所以不出國是因為疫情防控要求。

這次代孕丑聞的背后,牽涉到張恒、鄭爽二人之間的民間借貸糾紛案。1月19日上午,鄭爽與張恒民間借貸糾紛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開庭審理,原告鄭爽、被告張恒均未現身。

2018年,鄭爽因參與《這!就是鐵甲》錄制,與該節目賽事總監張恒相識,隨后二人公開戀情,同年12月,二人合開公司上海鯨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張恒任執行董事。2019年10月左右,代孕進入關鍵時期。2019年12月,鄭爽與張恒被曝分手后產生經濟糾紛。2020年8月25日,張恒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上海鯨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因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被法院強制執行,隨后法院發布對張恒的限制消費令。公開資料顯示,鯨乖乖曾被多名員工起訴,最早開庭的勞動合同糾紛可追溯至2020年6月19日。

2021年1月15日,張恒發布公告稱,因與上海鯨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鯨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鄭爽之間經營理念不同,已于2019年11月分別辭去鯨谷座、鯨乖乖兩家公司執行董事與總經理職務。代孕風波的背后或許另有隱情,但從目前輿論來看,鄭爽這一次,大概率在娛樂圈“社會性死亡”了。

“人最終要為自己的行為承擔后果。”汪海林說。實際上,在那一段被曝光的錄音中,鄭爽也在混亂之中說過類似的話,“我們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任。”

明星的長遠價值,最終還是需要依靠有分量的作品說話,短期積攢的流量,即便再輝煌,也可能因為一個風波被瞬間擊垮,從此,或許再無翻身可能。

第一財經廣告合作,請點擊這里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广东11选5每期推荐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