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商業人文
  • 影視內容與投資趨勢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鄭爽到底錯在哪?把所謂公平交易引入代孕問題就錯了

第一財經 2021-01-19 20:41:35 聽新聞

作者:孫行之    責編:李剛

當一個獨立自主甚至很強勢的的現代女性說要凍卵、找代孕,她背后的邏輯就是現代世界的商業邏輯,這里隱藏著一個大眾都相信的原則:公平交易

娛樂圈頂流女明星鄭爽的“代孕棄養”風波,令“代孕”這個被討論了多年的問題再次被推向輿論風口。

在美產子,代孕,棄養,前男友,每一個關鍵詞都足以刺激大眾的神經,而當這些問題發生在一個爭議不斷的娛樂明星身上時,輿論被徹底引爆。

對這個話題持久不熄的爭論本身就說明,代孕并不是一個簡單的對或錯的問題,而是一個具有廣泛討論空間的話題。華東政法大學社會發展學院副教授、性別研究學者馬姝對第一財經表示:“代孕衍生出的問題很多,并且這些問題都相互關聯和纏繞在一起,很難單獨就某一個問題給出斬釘截鐵的答案,而是需要從道德、倫理、法律、科技、醫學等多個維度去透視這一現象,進行更深入細致的廣泛探討。”

馬姝還提醒,代孕問題關系到女性的生存與發展問題,如何改善一些女性的生活,改變對她們不利的社會結構,是代孕所提出來的需要長久關注的社會議題。同濟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張念也認為,人們應該關注的,是具體的女性處境和女性經驗,并以此激活更為廣闊的公共討論空間。

鄭爽引爆了代孕這個極為復雜的社會議題

一度蓬勃發展的地下代孕產業正在進一步擊穿私人與公眾、生產和生殖、家庭與市場、商業與倫理的界限,迫使人們重新審視過往的習俗、道德、倫理與法律框架的由來和引發的一系列問題。

女性主義倡導“我的身體我做主”,這在代孕問題上成立嗎?代孕是否加劇了性別和階層的不平等?當金錢面對生命,它的邊界在那里?人們何以能夠理直氣壯地把生育化為一種交易?正視代孕后果的同時,是否也應該顧及少數人的權利?

第一財經就這些問題采訪了女性主義理論研究學者張念。

“我的身體我做主”

第一財經:代孕涉及到女性身體自主權的問題。有人說,“我的身體我做主”,既然可以墮胎,那么對孕母來說,也應該被允許代孕。你怎么看?

張念:從剛性的邏輯推演上,當然“我的身體我做主”。但是這個剛性原則一旦落實到具體的生活世界,就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了。當然我們在說一個女性是否具有自主性的時候,要考慮她是否是一個經濟獨立的個體,個體處境如何,精神意識狀況如何。但我也反對一切都用經濟原因去分析,因為用經濟原因來分析太簡單了。我們要想想,如果我真的是缺錢,那么賺錢的方式有很多種,她為什么選擇了去出租自己的子宮?

第一財經:孕母通常來自一些欠發達的國家和地區,貧困女性沒有賺錢的機會,可以說是社會經濟結構沒有給她們賺錢的空間。如果有其他出賣勞力的機會,她們不一定這樣選擇。

張念:你這樣的反駁不成立。我們不能泛泛地說,社會沒有給他們賺錢的機會,因為勞動的權利受國家法律保護的。勞動權利和女人工作的權利并不受阻攔,在現代社會也不是障礙。但學術研究確實是不夠的,有沒有從女性心理學、政治學、經濟學和社會學的彼此交叉和滲透角度去關注這個人群。

如果我們假設是因為經濟困頓,也沒有非常強的技能,那可以做保姆。可為什么有的女性選擇了做保姆、有的女性選擇了性工作,有的女性選擇了出租子宮? 我們關心的是出租子宮的這部分人的想法。

出租子宮和性工作,牽涉到女性主義很關心的、關于“女人的身體”的問題。這和保姆不一樣,保姆是一個獨立的勞動力,是經濟學中確認的可計量的對象,所有生產都牽涉到出賣勞動力的事情。這個事情已經被現代社會確認,并且被包裝成“正當的”。而一牽涉到女性的身體,我們就變得倫理上態度模糊和充滿歧義。這是女性身體存在于世界的另一項作用,它折射出我們既有知識概念的局限性。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現在共同面對這一個充滿歧義的問題,因此它要求我們的倫理判斷應該有新的發明。

現在,我不可能給你一個判斷,我支持代孕,或者我不支持。當我們支持代孕的時候,我們就要設定這個前提是什么?這個前提本身是值得質疑的,不管你支持還是反對。我們進一步能做的就是,通過女性處境、女性經驗激發出更廣泛和更活躍的公共討論,我們只能做這件事情。因為在這方面,大量的女性經驗和女人的處境一直是被默默壓制的,被“理性”的公共輿論視為是“婆婆媽媽的事情”。

當我說我支持,前提就是我認同這個剛性的邏輯推演,“我的身體我做主”,這也是西方女性主義兩百年發展提煉的女性解放的原則。但是,在很多具體問題上,女性主義內部也有爭議,比如,性工作合法化是否是男性中心主義的?

代孕折射出的性別平等現狀

第一財經:談到男性中心主義,這里有一個與“男女平等”相關的問題。我們在談到代孕的時候,看上去似乎是夫妻更為平等了。近代以前,男性以一夫多妻的方式更多的繁衍后代。現在,妻子從生育這件事上解放了出來,“外包”給市場,這個任務可能由世界另一個角落的、相對貧苦的女性承擔下來。這樣說來,代孕是把夫妻不平等的問題轉化成經濟和階層不平等。對富裕女性而言是更大的解脫,對貧苦女性則構成了雙重壓迫。

張念:如果從單純的階級或者階層的劃分,說這是有錢階層對貧苦階層的壓迫和剝削,這是對馬克思主義的枯燥解讀。如果我們拋開理論,進入這些女性具體的處境,當一個婚姻共同體面對一個相對貧苦的女性,她們沒有知識、沒有金錢,只能選擇出租身體的時候,婚姻共同體的訴求是什么,就是生育。

那就是說,進入婚姻的這個女性也接受,生育是這樁婚姻的第一要務。下一個問題就來了,這個女性的觀念是自發的嗎?更何況想要一個孩子 ,成為母親,是自然的還是文化的需求,在女人這里終究要被體驗為身體的、心理的或意識的經驗。

第一財經:不同的女性動機當然有區別。有一些富裕家庭,因為長輩或者丈夫希望多生育、甚至單純是想要生兒子而選擇代孕。但也有一些女性,比如一位“新時代女性”演員,就曾在一檔談話類節目里提到,自己已經冰凍卵子,并坦然地說,今后如果要生育,那就是找人代孕,并不一定需要進入婚姻。看上去,這似乎是她獨立的、自發的,是一種反叛父權制的行為,和第一種情況不同。

張念:的確是存在兩種情況,前一種是男權中心文化。但那些宣傳獨立的女性,她的自主性也是很可疑的。我可以選擇什么、或者不選擇什么就是自由?這是我們對自由的最大誤解。分析這樣一個獨立自主的現代女性,當她說凍卵、找代孕,她背后的邏輯就是現代世界的商業邏輯。這個商業邏輯隱藏著一個我們都相信的原則:“公平交易”。

面對生命,金錢的邊界在哪里?

第一財經:你說的這種“商業邏輯”對人的異化是比較嚴重的。當一位手握豐厚資源的女明星一邊標榜自己的獨立自主,一邊卻對征用另一個女性的身體沒有多少猶豫的時候,這里的道德緊張感是顯而易見的。也有一些人會覺得他們為代孕付出的錢足以改善孕母家庭的生活,因此還可能是站在公平交易、甚至施舍者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

張念:是的。這種商業邏輯很可怕。單純憑借一種商業邏輯告訴我們的“公平性”,就可以放棄倫理和道德上的猶疑讓自己心安理得。良心這個事情是天性,但我需要找一個借口來撫平良心的不安,這個借口就是被現代社會建構的、通用的“公平交易”原則。

而那些解放了的、獨立的現代女性在面對商業邏輯的時候,可以毫無猶疑地接受這件事,她依然是男權主義的。商業邏輯的男權邏輯背后,就是女性主義一直批判的、資本主義邏輯之下的男權中心主義,更不要說現代社會的整個建制體系都是男權邏輯的。他們蔑視、忽視人的復雜性、人的意識、心理和倫理感受,這些都是被壓制的。

第一種情況是明顯的男權主義的,第二種情況則是一種偽裝的獨立女性和女權主義,因為不符合女性主義發展200年來的原則:女性的處境意識和倫理感受更為敏感。女性經驗所富有的這種敏感被商業邏輯所排斥和清除了。

代孕的問題牽涉了我們生活的世界和有限生命方方面面的問題,滲透性和延展性很強。媒體就是要倡導一種活躍的有延展性的公共討論空間。我們可以探討傳統習俗和商業邏輯背后的理性框架有什么不足。

反對呼聲下不孕人群的境遇

第一財經:這兩天,因為鄭爽的新聞,網上反對代孕合法化的呼聲很高。代孕一開始可能是互助和善意驅動的,解決了一部人的現實困境。至今,在印度和美國的代孕機構,依然有這樣的話語,認為孕母是為母親帶來天賜禮物的使者,他們是施助者與受助者的關系,而不是雇傭關系。從這個角度看,那些無法自己生育的少數人的訴求是不是也應該被考慮到?

張念: 我沒有考察過代孕起源,但起點也許是我們的生殖醫學技術可以做到了。可以參照的是,在輔助生殖技術還沒有成熟的時候,西方人怎么解決?他們的價值是,必須維護私有財產的恒久性,那就必須要繼承人。少部分人如果絕后,他們就用個人基金或者委托人制度,或者是委托在某個基金會。財產最后歸于社會。有了代孕技術以后,少數人的確有權使用代孕這種方式。

在傳統中國,我們是宗法社會,因為要維護一個家族和宗族的恒久昌盛,我們會選擇過繼。每個時代,絕對需求的排序是不一樣的。現代人活得很混亂。沒有輔助生殖技術以前,中西方社會的選擇背后有一套價值排序,我說的是價值,而不是需求,因為人是貪婪的,需求是漫無邊際的。我們現代人既沒有共通財富(common wealth,中古英語中還有國家的意思)、公共訴求,也沒有基于家族血脈的宗法共同體價值訴求,你僅僅憑借一己私利來呼吁少數人的權利,這是很可疑的。人是很任性的,偏好是隨時會變的。那我要問你,你要個孩子背后的公共價值訴求是什么?

第一財經:就當下而言,很多人的生育動機,可能和公共價值無關,而更多是出于情感寄托。

張念:對,情感價值。如果是情感價值,很多人可能會去領養。這可能是出于宗教信仰,這種價值并不是施恩,而是有神在天上看著我,看著我干了些什么,這背后有一套宗教語言系統。我們現代人有錢,但是活得很可憐。什么是情感,這是非常重要的哲學議題。

第一財經廣告合作,請點擊這里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相關閱讀

年輕人不婚不育,人造子宮是終極解決方案?

代孕、人造子宮、無性繁殖,陳楸帆用紀錄片腳本的形式,探討了人類當下以及未來在生育上面臨的多重選擇,是國內少數涉及類似題材的科幻小說。

經濟人的人文素養閱讀
02-05 19:28

從代孕到“超人類主義”,人類一直試圖打破自然邊界

試管嬰兒、視網膜芯片、全球首例基因編輯嬰兒誕生……“黑科技”越來越多,科幻小說中的情節不斷成為現實,有的增進人類福祉,有的引起軒然大波。新技術走到今天,引起的關注和擔憂幾乎同步。

經濟人的人文素養閱讀
02-05 19:28

鄭爽代孕追問:現有法律只處罰中介,所生子女權益受保護

通過2016年“上海代孕龍鳳胎監護權案”的判決可以看到,我們法律在親權認定上是符合現在國際上認可的倫理原則,遵從“保護代孕子女最佳利益的原則”。

01-20 18:17

2021中國資本市場十大預測:內卷消逝、增量重現

2020年,中國資本市場在而立之年迎來了全面注冊制改革,這將推動其在2021年告別內卷、增量重現,也正基于此,明年或將浮現以下十大演變趨勢。可預見,2021年,中小板以及主板也將迎來全面注冊制改革,屆時中國資本將進入全面注冊制時代,將向美股、港股等全球相對成熟的資本市場,更近一步的靠攏。在注冊制時代,企業直接融資比重也將大幅提升,未來將會有更多優秀的企業在中國資本市場實現融資發展。

2021年投資策略 必讀
2020-12-09 16:17
醒世恒言

肖鋼回憶牛市“拆杠桿”:2015年的另外一種可能

親歷牛市與股災,站在“健康牛”前,證監會前主席們的“醒世恒言”。

新證券法實施 必讀
2020-07-08 08:42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广东11选5每期推荐预测